- 診治項目 -
憂鬱症
 
「憂鬱症」這個診斷名稱,原是排除身體疾病後的純精神病診斷,指的是嚴重的心情憂鬱或加上因「很憂鬱」所導致的食慾變化、能量降低、恍神或活動減少(診斷標準參見下方)。然而,近年來憂鬱症這個診斷卻被無極限的擴大,倒果為因,許多醫師把各種西醫治不好且找不到原因的身體症狀都診斷為憂鬱症,例如胃鏡報告無異常的胃腸不適、食慾不振患者,或是心臟超音波報告無異常的心悸、胸悶,或是什麼檢查檢驗都無異常的頭暈,或是嚴重的疲倦感…等等。不管患者是否真的憂鬱,一律給予患者抗憂鬱劑,並強迫患者相信他們是憂鬱症。讓這種現象加劇的原因,有可能是因為某些抗憂鬱劑確實可以稍減一部分患者的症狀強度,這使得這些大醫師們益發的有信心起來。
 
事實上,抗憂鬱劑能減輕患者症狀的程度很有限,只是當患者遍尋不到能幫他們減輕痛苦的醫師和藥物時,抗憂鬱劑即使僅稍微改善他們的症狀,仍會被當作救星。在醫學上,也有借用別的領域的藥物來遮蔽症狀的例子,譬如,我們可使用抗癲癇藥及三環抗鬱劑來減輕神經痛患者的疼痛感,可使用抗精神藥來減輕患者的腸胃症狀,可使用抗過敏藥來增加食慾,然而,我們只是借助藥物來改變神經傳導,達到遮蔽症狀的短暫假象,所以,我們不能說神經痛患者是癲癇症或是憂鬱症,不能說腸胃不好是思覺失調症,不能說食慾不振是過敏症,當然,也不能因為患者吃抗憂鬱劑而減輕症狀,就說患者是憂鬱症。
 
有人會問,患者的各種檢驗檢查都正常,如果不是憂鬱症,那是什麼症?重點來了,這種情況應該說,主流西醫體系或大醫院可做的檢驗檢查都正常,不能說「所有」能做的檢驗檢查都正常,因為在主流西醫體系以外,還有功能醫學等自然醫學,能做的檢驗檢查還很多,只是主流西醫體系裡的醫師不知道而已。主流西醫體系的檢查檢驗,只有生化檢驗和影像檢查,能看到的只是疾病已導致臟器損傷時的血中生化變化、及疾病所導致的臟器結構變化,所以對於任何不會或尚未造成臟器損傷或結構變化的疾病,當然查不到異常。
 
各種慢性症狀的原因和治療方式,患者可以參見本院其它網頁的介紹,真正接近病根的治療,效果必定遠優於抗憂鬱劑治標。
 
對於真正的憂鬱症,或重度抑鬱疾患,抗憂鬱劑的效果反而受到質疑(BMC Psychiatry volume 17, Article number: 58 (2017) ),統計上重度抑鬱患者服用抗憂鬱劑之後憂鬱症狀雖然減輕,但很有限,另外,自殺的比例反而比未服用者還高。目前抗憂鬱劑(SSRI、SNRI)的機轉來自抑制體內神經突觸內的血清素再吸收,理由是血清素低的人會有憂鬱症,然而,這樣的理論已被發現是錯誤的,McGill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血清素下降並沒有使大多數人抑鬱。以自然醫學的觀點來看,憂鬱症的發生,是腦內能量低下所引起,而腦內能量低下的原因,則可能來自內分泌失衡、營養礦物質失衡、腸漏症、感染症、毒素、或事件壓力引發的腎上腺失調有關。
 
不論是真憂鬱症或假憂鬱症,都歡迎到博馨診所來做自然醫學的檢驗及治療。
 
 
憂鬱症的DSM-5診斷標準為
兩星期內有如下1或2再加上其他任意4項
  1. 幾乎每天大部分時間都情緒低落。
  2. 幾乎每天大部分時間對幾乎所有活動的興趣或樂趣明顯減少。
  3. 未節食仍體重顯著減輕、或體重顯著增加,或每天食慾顯著減少或增加。
  4. 思考變慢,身體動作變少(他人觀察到的,非僅僅是主觀感覺躁動或被他人拖慢)。
  5. 幾乎每天都感覺疲勞或能量耗損。
  6. 幾乎每天都感到無價值或過度或不適當的罪惡感。
  7. 幾乎每天都感覺思考或集中力下降,或無決斷力。
  8. 反復出現死亡想法,反復出現沒有具體計劃的自殺想法,或曾企圖自殺或有具體的自殺計劃。